Pierrot

死忠花庚饭,爱峰霆

所得即所爱---MV衍生故事(二)

我不会告诉你我的内心有多崩溃

上午就写好了,没保存

好不容易做了图发上来 来过倒,屏蔽了

小天使们看看微博能走不?图,这次全了

ps:谢谢@IAMJO太太提醒我女生的名字,这边就换了。

orn就是上一篇的小美哦~

https://m.weibo.cn/2794591563/4317541021359061



还有还有,各位小主儿太太小天使们,欢迎留言评论哦

P酱很喜欢跟大家聊天~

多谢多谢kongkongka

截图!必须截图!


虽然卡~


我不管我要吃糖!


给我准备胰岛素!

跟我念:


今天是个好日子


心想的事儿都能成




我满血了


够用一年了


导演威武!就爱你这种没羞没躁还篇心得粉头~

暗戳戳得发个自萌糖

霆霆,我就想知道:明明叫价叫的那么顺嘴、那么猖狂!怎么凡凡一个520,你就张不开嘴了呢?

祖儿师姐:咋不喊了?加价啊!你不喊我喊!

霆霆:师姐~他欺负我!

泉哥:我是不是get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霆霆:泉哥,他欺负我!

茜茜:这样也能撩?还有这种操作?

霆霆:茜茜,他欺负我!

笔笔:我就笑笑不说话~

霆霆:笔笔,他欺负我!

凡凡:520

霆霆:消音ing

我要活得久久的~我爱的CP都会同框


C位同框!C位发糖!

就是那么霸气!

关于表面冷傲精密霸道总裁内心极度缺爱金主爸爸包养表面高冷孤傲内心脆弱渴望真爱小明星的故事。

金主爸爸Mean借用Tin少爷的人设和家族背景。小明星Plan维持盐系设定。


两只刺猬,怎样才能不伤害彼此,又能相互依偎呢?


你到底想要什么?

我要你爱我。

那你爱我吗?

如果你需要的话。


我可以为了拥抱你拔光自己的刺,如果有一天你不再爱我,我只有死路一条。


我爱你…

你相信吗?


专业坑自己

有一种会活埋自己的预感

苍天绕过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不要TinCan BE第三弹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没错,我就是这样的勤奋(放飞的啦啦啦)


Tin约了Pete。

Tin去了Pete的宿舍。

Tin没有告诉Can。

Can是在自家腐女妹妹的电脑上看到了Tin和Pete在一起的照片才知道的。

虽然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一周了,Can总是会想起这件事情,然后就会想到妹妹Li电脑里因为角度问题(强调)看起来很亲密的两人站在一起的照片,心情真的超级不爽!!!!

Can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总是在意Tin和Pete的事情。Pete是自己好兄弟的男朋友,而且两个人明明如胶似漆甜蜜的不行,虽然没有公开,但日常秀恩爱已经闪瞎了一众人的钛合金狗眼。自己又为什么要吃Pete的醋呢?

果然做男朋友真的是伤神又伤心~

 

“叮~”

“叮~”

“叮~”

“叮~”

“哦~烦!这个时候最不想收到Li的信息了。”

指纹解锁,打开~

‘PCan,我看到PTin和PPete一起放学,好兴奋啊啊啊啊~’飞飞飞飞飞

‘他们果然是一对哦哦哦哦哦哦’转圈转圈转圈

‘他们俩走在一起的画面太美好了~~~’嘤嘤嘤嘤~~~~~

‘PCan,别忘了我要的照片。’威胁威胁威胁

Can气闷到不行,恨恨得看了眼正给自己切牛排的Tin

‘为什么你总觉的Tin和Pete是一对呢?’

‘他们两个站在一起很配啊~霸道总裁攻和天使少爷受’摇晃摇晃摇晃

配毛线啊~哪里配啊~什么天使少爷巴拉巴拉的!你的霸道总裁攻现在正给你个我当司机好不好!你的霸道总裁攻的男朋友明明是你哥哥我好不好!

……等一下,这么说,我是Tin的受吗?那我是什么受?超纲!

 

Can气呼呼的戳牛排,每吃一口都是咬牙切齿的,明明很粗鲁,Tin却看得笑意融融。Can气鼓鼓的样子真是可爱的不行,甜甜的嘴巴加上酱汁一定很美味。

这样想着,手已经伸到了Can的嘴边,擦过他唇角的酱汁。一双凤眼就这样直直的看着愣住的Can,把指尖送进了自己的嘴巴里吮吸。

Can随着Tin的动作,下意识的咽了口口水。该死的~他在挑逗老子!这样情色的动作,Tin做起来真是撩人的要命。

Can赶忙低下头,继续认真的(强调)跟牛排战斗。

死Tin,找的什么破餐厅!竟然还是五星级的,灯光都舍不得开亮一点,吃饭吃的人都想睡觉了。

(CanCanCna~这是暧昧啊暧昧啊暧昧啊~~~~~)

Tin的目光顺着Can红透的耳朵,探进他宽大的领口,落在颈窝里。那个位置就在几天前还有一个暗红色的印记,虽然现在已慢慢消退,但Tin清楚得记着,当他吮咬这里留下印记时Can颤抖得呻吟……

Tin有些口干舌燥,他喝了一口红酒,却并没有得到缓解。

Tin自认不是一个重欲的人,之前的情人也只是为了合理的疏解。但是面对Can,他的一个动作、一个表情、一个眼神,甚至只是嘟起嘴吧,都让自己难以自制。真想~时时刻刻都能吻着他…抱着他…

 

“你这样盯着我看,我都吃不香了!”Can放下刀叉,他感觉自己快要熟透了。Tin的眼神好像要把自己吃掉似的,搞得自己心惊胆战的。什么嘛!今晚的心情太复杂了“老子不吃了!”

 

“嗯~也已经第三份了。吃饱了我带你去个地方。”

Tin的话让Can感觉菊花一紧。赶忙道:“不去!我要回家!”

“你不想知道,我为什么去找Pete吗?”

死穴

 

“果然是有钱人家的少爷,这宿舍你一个人住也太奢侈了吧!喔喔喔喔!这是全套的家庭影院,这一整面墙都是屏幕吗~太酷了!……喔喔喔!这一间屋子竟然是健身房!太夸张了吧!……喔喔!冰箱里都是我爱吃的~赞!……喔~~~~~这床好软哦~”

滚来滚去~滚来滚去~

“所以你找Pete,就是为了宿舍的事情吗?”

“呃~这宿舍的环境还不错,重要的是很方便。”Tin看着已经在自己床上放飞自我Can,眸色愈加暗了。

此处敲黑板,对危险完全没有警惕性是草食性动物容易被猎杀的最主要的因素。

“对哦~马路对面就是学校,虽然国际学院是远了些,但距离我的体育学院很近。哦Tin,我可以在这里借宿吗?但是另一个房间你放了健身器材,我不想睡沙发昂~”

CanCanCan~你知道自己这张可爱的小脸皮有多厚吗?我简直爱死了~

Tin松了松领带“我不会让男朋友睡沙发~”

“Tin~”后知后觉的某人立马从柔软的床上弹坐起来,这才意识到今晚自己的菊花不保,想跑已经来不及了。

Tin高大的身躯一步步压了过来。大长腿立在床边,单膝跪在Can两条腿间,居高临下得看着他快要熟透的哈密瓜“我,会跟我的男朋友,一起,睡在这张柔软的大床上。”

 

“Tin…”Can完全无法直视他的男朋友,他红着脸躲闪,眼角余光却总是飘向Tin两腿中间的凸起。

感受到Can的目光,Tin勾起唇角,温柔的抬起他的脸躬身浅吻:“Can,脱掉…我的衣服。”


当Can和Pete灵魂互换

我就写写试试~自己挖的坑,流着泪也要往里跳/(ㄒoㄒ)/~~


试问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事情

比一大早赤!身!裸!体!

在好兄弟的怀里醒来!

更糟糕!更恐怖!的事情吗?

Can用光了所有的脑细胞后得出结论:有!

老子腰酸屁股痛!!!!

这一切说明了什么?难道说昨晚Ae把我睡了?

NONONONONONONONONO!!!!!!!!

等一下!

昨天球队训练完大家一起去吃饭喝酒,Pete和Tin也过来了……

然后我昨晚明明和Tin在一起的……为什么会在Pete的宿舍里呢?

Pete去了哪里呢?难道在Tin那里!!!

等一下……我的皮肤有这么白吗?我的头发有那么软吗?我的腿有那么长吗?不过这个高度视野很好……这不是重点!

Ae醒来,就看到自己的亲亲男友带着一身爱欲痕迹站在床边自摸,简直是赤裸裸的诱惑啊啊啊!小兄弟立马立正!Ae伸手拉过男友把人压在床上。

“你在考验我吗Pete?时间还早,不如我们再做一次…”

我cao!!!你好兄弟的小兄弟正硬邦邦的顶着你并!色气满满的对你说露骨的情话并!准备上你!Cao!Cao!Cao!

Can全身的鸡皮疙瘩都掉了!急忙一手推开Ae的脸,一手摁住已经摸到自己屁股上的手,大喊道:“Ae!Ae!Ae!不要啊!你冷静一点我不是Pete我是Can!我是Can!我是Can!我们是好兄弟我不要跟你接吻啊啊啊你冷静一点!!!”

Ae把Can的两只手压过头顶,双眼放射出愈加兴奋地光:“虽然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Pete,但你偶尔挣扎一下也很有乐趣。”说着就要吻上来。

真是要命了!Can的头发都竖起来了!一边拼命歪着脖子躲避Ae的亲吻一边大喊“下周的比赛你踢右前还有你在更衣室的柜子里贴了Pete的照片那时候你们还没有开始交往还有还有No哥和Type哥说了下一届的足球队长是你!!!”

Can紧闭着眼睛一口气喊完,感觉到身上的人停下了动作慢慢离开,Can立刻把自己裹进被子里。

Ae白着一张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把自己裹成粽子的声称自己是Can的人,“你真的是Can?那你的全名?”

“o(╯□╰)o……Cantaloupu……”

“我靠!!!”

Ae几乎是跳着脚找到自己的衣服穿好,又找了Pete的衣服扔上床给Can。这TM什么情况,我刚刚对着自己的好兄弟发情FFF!时光可以倒流吗?

Can穿好衣服收拾妥当,站在Ae的身边比了比“如果我有这么高就好了~!喔Ae,你跟Pete在一起不会有压力吗?”

没心没肺神经大条还是有好处的…………焦虑的Ae一脸黑线的看着乐此不疲的和自己比身高的家伙。“Can拜托!别再顶着Pete的脸做这些没脑子的事情。还有,如果你在Pete的身体里,那么Pete是不是也在你的身体里?”

“会吗?Pete在我的身体里?呃…………我昨天,住在Tin的宿舍里……”小矮攻的脸已经黑的见底了。Can不敢继续说他昨晚睡在Tin的床上,还被Tin抱在怀里……但他们只是很纯洁的……舌吻,其他什么也没做!对天发誓!!!至少,如果Pete从自己的身体里醒过来,不会腰酸屁股痛……想到这个,Can的脸又红了,因为Pete的身体上满是欢爱的痕迹,这让他不敢去直视Ae。不过两人还真是激烈啊………………

Can你这清奇的脑回路~~~

Ae听了Can的话真的相当不爽,一想到Pete和Tin睡在一起就怒火中烧,虽然那是Can的身体。

“Can,带我去Tin的……”

“叮……叮……”门铃响了。Ae一打开门,Can,准确的说是顶着Can的脸的Pete就扑进他的怀里“Ae,怎么办……”话还没说完,就被脸色发青的Tin提溜出去“虽然我知道你是Pete,但我很不喜欢这个矮子抱着Can的身体。”

 

“喔~Tin!”

Ae同样一把抓住准备往Tin身上跳的Can“同样,劳资也很不喜欢Pete的身体离这个死鱼眼太近。”

Tin对Ae的挑衅完全视而不见,他的目光落在Can,准确说是Pete领口处若隐若现的吻痕上,脸色更加难看了。

 

“虽然我很喜欢Pete的身高,但我更喜欢自己的身体!Pete的身体好柔弱,刚刚下楼梯我就气喘了。现在吃饭也是,还没吃下一半就已经吃饱吃不下了!我还想再吃一份三明治呢!这个也好吃!这个也好吃!吃不下好心塞!!!喔~Pete,你现在可是在我的身体里,把饭都吃光啊~我的饭量可是很大的,你吃这么少一会儿会饿的胃疼的!”

“我…吃不下了”

桌上的四个人,恐怕只有Can还有心思吃东西,只是点了这么多却吃不到嘴巴里~唉~~~

Ae日常和Pete在一起,Pete总是软软的,柔柔的,甜甜的。这么多的表情同时出现在Pete脸上,还如此的元气满满,看起来也还不错。

另一边在被困在Can身体里的Pete,看着自己不停地给‘自己’加饭夹菜,为难的不知如何是好。Can的身体很饿,但是Pete实在是吃不下。两个人这样灵魂对调已经很不可思议了,到底为什么会这样呢?要怎么换回来呢?

Can这个人呢,总是很直观的面对周围的事情,然后给出最直观的反应。这样犹豫、柔软的表情怎么会出现咋Can的脸上呢?虽然知道眼前的人是Pete,Tin还是忍不住觉得,如果Can真的那么温软柔弱,好像也不错。

 

“嗯嗯嗯……那Tin帮我打包,这些、这些全部打包!”

“禁止撒娇!”

“禁止撒娇!”

Ae和Tin难得如此一致。

 

 

最终,四个人(历尽千辛万苦差点爆发国际学院与工程学院的全面战争后)商量好,Can呆在Pete的身体里,跟着Tin去国际学院上课。而Can和Ae不在一个学院,所以需要请假,跟着Ae一起翘课。

“你最好照顾好Pete的身体,不要趁机做不轨的事情!”小矮攻不放心曾经对Pete心怀不轨的Tin。

“你才是!如果Can的身体少一根头发,有你好看!”大少爷自然不会乖乖接受威胁。

“喔~可是Tin,掉头发是人体的自然现象啊,我的身体怎么可能不掉头发呢?还有你怎么知道我有没有掉头发啊,你有数过吗……”

不等Can说完,就被Tin捂住嘴巴拉走了。

Ae看着走远的两人,拳头攥紧又松开,自我安慰道“这种程度的接触,我可以理解。”

(全世界都可以理解昂)

“那Ae~我们去哪里啊?我有些担心,万一换不回来该怎么办?”Ae还是有些无法适应,Can的这张脸什么时候出现过这么乖巧的表情啊~而且,明知道是Pete在对自己撒娇,但是一看到Can的脸就……哎……

但是Ae都知道,他能感受到Pete此刻的恐惧和无助,Ae伸开双手却只能拍拍他的肩膀“放心Pete,我们一定会找到办法的。现在,我们去昨晚吃饭的地方,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我也可以翘课啊,我不想跟你去国际学院上课~”走到过节学院的门口,Can就开始耍赖,一步也不往里迈。

Tin皱着脸纠结半天,终于没有拿掉抓着自己胳膊的那双手:“Can,不要顶着Pete的脸冲我撒娇。还有,Pete是乖孩子,从不会翘课。”

“喔~Pete是乖孩子,Pete不会做这么傻的表情,Pete什么都好。”

“你这是在吃哪门子的醋?”Tin拉住Can的手……呃…准确说是Pete的手,“Can,我喜欢的是你,你要记住,就算Pete是全世界最好的,也只有你在我的心里。”

 

今天,国际学院的腐女们炸锅了!

“你看到没有?Pete今天是坐Tin的车来的,两个人还在学院门口腻腻歪歪的好不良哦~~”

“看到了看到了,Pete还拉着Tin的胳膊撒娇呢~~甜甜甜~”

“没想到Pete这么主动的~”

“Tin对Pete好~~~~温柔啊~”

“我有拍到两个人牵手的照片~”

“哇哇哇~Tin帮Pete擦口水哦哦哦哦哦哦~”

“疯了疯了疯了~老娘圆满了~~~”

 

Tin一脸纠结的伸手擦掉Can嘴角的口水,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行为造成了多大的轰动。他只知道,上课没一会儿Can就睡着了,也对,全英文授课,这家伙肯定是听天书一样。更重要的是,Tin想到早晨时看到Pete身体上的吻痕,小矮子很勤奋嘛~那……Can会睡着,是因为Pete的身体很累吗?那…Can岂不是能感受到Pete的身体记忆……

Tin不可抑制的想到Can现在所处的身体,昨晚有可能经历的事情。虽然明知道这些和Can无关,却气闷到不行。

Tin突然幼稚起来,早知道昨晚就该做到底,至少要在Can的身体上留下自己的印记。昨晚Can明明也动情了,但他怕得浑身发抖…自己果然是太宠爱Can了。哎~不知道那个小矮子会带Pete去哪里,这家伙最好不要对Can的身体做什么奇怪的事情!

 

事实证明,Ae不会对Can的身体做什么奇怪的事情,Tin也不会对Pete的身体做什么奇怪的事情,但是Can!!!的的确确用Pete的身体做了很多毁人设、毁三观的事情。并且还跟Tin两人,登上了校园论坛的加精!置顶!头条!

例如温柔对视……脸被某人捧住的Tin

例如霸气牵手……手被某人缠住的Tin

例如甜蜜撒娇……已经没眼看的Tin

总之,除了亲亲抱抱举高高,闪瞎众人钛合金狗眼秀恩爱的事情,Can几乎都做了。

 

“Can,停止!”

Tin抓住Can想要给自己擦嘴角的手。

“你这样做,Pete会很为难。”

Tin很生气。这个想法让Can很不舒服~

“果然!”翻脸比翻书快得Can“你还是会优先考虑Pete!我做的这些事情你其实很开心吧,因为你也想Pete这样做!”

Tin的怒气值已经达到临界点了,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变化,但是Can知道,这只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没有狂风暴雨,也没有火山爆发~Can的伎俩实在幼稚,冲动不过脑子也没有想过后果,也确实是Can的行事风格。Tin气极之后,心里竟密密麻麻生出些许小甜蜜。却也不能任由这家伙继续作祟,得让他知道厉害。

“你以为,我为什么生气?因为你用Pete的身体做的这些事情吗?没错,我的确为这个生气。因为Can,你从未主动过!而今天你之所以会主动做这些事情,不是因为你爱我,而是你在试探我!这才是我生气的原因。Can,我很失望。”

“…Tin…”

“Can,我说什么你都相信。我爱你。为什么你不相信呢?”

看着Tin受伤的眼神,Can的心也被揪得紧紧的。他不想Tin难过,可他似乎总会做伤害Tin的事情。

“对不起Tin…我不是不相信你,我也知道这样做很过分!但我,就是忍不住想这么做。我只是……一想到你的事情,就会变得不自信,就会变得不像我自己。唔~~~好讨厌这样的自己。Tin你,也会讨厌我吧…”

“傻瓜,我怎么会讨厌你呢?”Tin伸手想摸摸那人的头,想了想又放下手“如果你现在在自己的身体里,我一定要好好抱紧你,再用吻堵上你的嘴。”

“喔~Tin,被人听到你对Pete说这样的话……”

“这样的话,我只对Can说。我爱你Can,你的灵魂、你的身体、你的优点、你的缺点我都爱。遇到你真是我的幸运Can,说你是我的阳光、我的空气一点都不夸张。没有你,就没有现在的Tin,没有你,我活不下去。”

“Tin你…”Tin热烈的告白烧红了Can的脸,也烧烫了他的心。“可我对Pete做了坏事情……”

“不用在意!我本来就是坏人啊~”看着Pete那张害羞的脸,Tin叹了口气“要赶快想办法换回来。因为,我真的好想吻你Can。”

Can低下头,飞速的往嘴里扒了几口饭。死Tin,怎么那么会撩人呢!!!完了完了,我一定是被Tin的甜言蜜语刺激的血压升高了……我……好晕啊……

“Can?Can?”本来正在吃饭的人此时一动不动的趴在桌子上,嘴巴里还有没咽下去的饭。“Can你怎么了?Can……”

喔~Tin,你不要晃了!老子又不是死了只是好困啊,让我睡一下啦……

………………

最终,并没有发生令作者令四个人都纠结的,关于晚上何去何从的事情。

(实际上是鄙人脑子不够用了想要快点完结囧)

Can晕倒后,Tin接到了Ae的电话,Pete也晕倒了。两人相约在Pete的宿舍会合。

Can和Pete做了同样的梦,梦里去了一个遥远的国家见了同一个人,那人正贴着退热贴擤着鼻子迷蒙着眼睛坐在电脑旁敲键盘,嘴里还念念有词的说:“我可以不结婚,但我爱的CP一定要幸福……Ae和Pete太甜了~明明和泡芙好搭……Tin少爷应该再霸道一些,小迷糊Can快点认清自己的心吧,你是爱Tin的~TC女孩团魂不灭!吼吼吼!还有Plan不要老这么高冷的盐34嘛~心疼34两秒钟……得快点换回来啊脑子实在不够用了,会被Ae和Tin练手杀掉吧好可怕…………巴拉巴拉……”

 

午夜,Pete和Can双双醒了过来,活动着自己熟悉的身体相视而笑。

在世界的某个角落里,有人正拼命拼命的想要给我们幸福的故事呢~

 

 

凌晨,当Can躺在Tin的身下承受他不知第几次炙热的冲击时,Can迷糊的想着:和最爱的人做,Ai做的事情,果然是最幸福的……

“Tin,我爱你……”

 

清晨,柔柔的阳光透过窗帘洒在那人的眉眼上,Can就这样静静的看着他,心里酿着蜜,脸上漾着笑。

那人的睫毛轻颤,慢慢睁开眼睛,待看清Can后,表情慢慢变的疑惑:“P’Plan,你怎么在我房间?”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一定是疯了!!!!!!!!

请假装没有看到最后一句话

我需要冷静一下!!!!!


要死

一不小心把小可爱Can写黑了

Can怎么会有这样的心机呢?

我到底是咋想的!

这样写会被骂吧!

怎么办~~昂昂昂

圆不回来了

我的嘴角可以这样翘一整天

猫须~猫须~猫须~

十几年了,你们依然是我记忆里的少年

以前都是化身侦探拿着放大镜一帧一帧的着蛛丝马迹,现在幸福的那天冒泡。

怎么办,嘴角放不下来了。

要这样傻笑一整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