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errot

韩庚、陈伟霆、郑明心

阿絮

阿絮啊,唯愿你好好生活,平安喜乐


剧组遇到同是装“B”的“O”好欢乐

强制预警

雷者绕行


6

“轰隆隆!哗!!!”

“打雷啦!下雨收衣服啊呸!收设备啦!大家先就近避雨!”

现场的工作人员搬东西的搬东西,收设备的收设备,不一会,刚刚还热火朝天的拍摄场地已经连个人毛也看不见了。

 

我们的两位男主角可就惨了,两个人可怜兮兮的缩在那颗歪脖子树下瑟瑟发抖。

“阿絮,我的房车离这儿不远,咱俩跑过去吧~”

“好,那你抓紧我的手。”

“啊?诶!”

 

龚俊对于张哲瀚的运动爆发力多少是有些了解的,但他此刻才真正意识到,这个正拉着他在雨中飞速奔跑的omega的运动肌肉到底有多发达。

他一个186且身体强健的alpha,愣是要用尽全力才能勉强跟上张哲瀚的速度。

这可不行,以后要不圈得牢牢的,还不转眼就跑没影了。

 

等龚俊和张哲瀚跑到车上的时候,才发现助理没有在车上,司机也不知道哪里去了。龚俊扔了条毛巾给张哲瀚,随手脱了淋湿的外衣仍在车门边,先去找干爽的衣服了。

 

“阿絮,我的衣服你穿可能有点大,先凑合吧~”

“少来你,脱了咱俩比比肌肉,保证你服气。对了,你阻隔贴放哪了?”

“阻……阻隔贴……”

 

一股浅浅的玉兰花香飘散开来,龚俊瞬时间停住了所有的动作。呼吸渐渐粗重,下面竟隐隐有了抬头的趋势。

我擦不是吧!易感期这个时候来 

 



剧组遇到同是装“B”的“O”好欢乐

第一次挑战日更的我

今天四刷山河令的我

祈求👖多放点花絮的我

以及

下一章有🚗有强制先狗头保命提醒诸位避雷的我


5

“老温,你不是老说这凳子隔得屁股疼嘛,我给你带了个垫子”

“阿絮,苹果刚从冰箱里拿出来,快吃点凉的降降温。”

“老温,你说一会儿我是拍一拍你的肩膀呢?还是直接抓着你扳过来?”

“阿絮,我刚刚被风眯到眼睛里,你快帮我吹一下。”

“老温,你看那边有人再拍你呢,你快转过去给人个正脸啊~”

“阿絮,他那是在拍我们呢,不如你让我抱一下,让他早点收工。”

 

啧啧啧啧啧

‘狗情侣’又在发粮了

都别看了别看了,这俩天天的腻歪你们都看不够的吗?该干嘛干嘛去!

快瞅瞅制片人的嘴都要咧到耳朵上去了,找这两个主演可太值了,这一天天的得省多少盒饭钱啊。

话说这天也太闷了,把我们张老师热的都中暑了,这会儿被龚老师带着不知道上哪儿降温去了,咳咳……

 

诶天气预报不是说会下雨吗?

雨呢?

 

雨:一会儿来啦!

 

 

张哲瀚被闷得着实难受的紧,剧组倒是时常备着防暑降温的药品,也照例送了些过来,可是他的信息素最近不太稳定,想是易感期快到了,也不敢乱用些药品。助理要带他去房车上休息一会儿,可房车停的远,他素来要强,又担心跑来跑去怕耽误一会儿的拍摄。只能叫助理去车上拿几瓶冰水过来应应急,顺便再拿两张阻隔贴。他是爱出汗的体制,担心那藏在六层衣衫和假发下面的阻隔贴翘了边。

龚俊看张哲瀚一张小脸白得紧,又担心又心疼,下了戏就赶忙跑到张哲瀚纳凉的溪边柳树下。

 

“我房车停的近,阿絮去我车上歇会儿吧~”

张哲瀚脱了三层外衣正倚着那棵大柳树闭目养神,听到有人过来赶忙要将散落的衣服披上,

见是龚俊,这才放松下来。

“不去……难受,不想动。”

“行吧,那我温大善人就给阿絮扇扇风。”

龚俊见他软糯糯的样子,心底喜欢的不行不行的,干脆坐在他身边,让他靠在自己身上,戏里面那把杀人无数的扇子,此刻摇起来就跟插了电一样。

 

‘滴滴’

张哲瀚的手机响了,他解锁打开微信,是助理朱朱

‘哲哥,车上没有阻隔贴了,我让司机开回酒店拿一些,你撑着点。’

‘好吧,快去快回,注意安全。’

 

张哲瀚收起手机,有些难受的扭扭脖子,他甚至能感觉到那张阻隔贴的粘胶正随着他的汗液在一点点失去效力。

 

“老温,你车上有阻隔贴吗?”

“啊?有……吧”

“你真是的,也太不注意了,这些东西都要随时带在身边的。我们omega不比别人,要时时刻刻保护好自己知道吗?”

“知……知道了~”

龚俊脸上的笑容僵了又僵,内心一万匹草泥马狂奔着跨过了雅鲁藏布江!

 

知道个屁啊!

张哲瀚你又知道什么啊!

老子是正经八百的alpha,老子时时刻刻都想把你压到咬破你的腺体蹂躏你标记你!

啊啊啊啊啊啊啊真的是要疯了疯了

 

“不是说今天有雨吗 ?这天也阴沉了好久了,怎么还不下啊。”

龚俊摇得手有些酸,干脆拿了他和张哲瀚的小电风扇,一手一个的继续发电。张哲瀚眯着眼睛,软软的靠在自己omega‘小姐妹’身边。

 

“是啊,全世界都在期待一场大雨……”

剧组遇到同是装“B”的“O”的小伙伴好欢乐

我后悔啊!为什么充了会员还不知足还要超前点播!现在已经三刷了!👖有心就再放点花絮吧~



3

龚俊被张哲瀚突如其来的热情搞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应该是alpha猎杀野生omega的限制级戏码吗?怎么突然变成了omega‘小姐妹’认亲的亲情剧了!!!

 

张哲瀚在确认周边没有人也没有镜头后,迅速将龚俊拉进了自己房间。他那双甜蜜的的眼睛亮亮的,看的龚俊的心都要融化了。

 

“太好了太好了!终于遇到同类了!你快坐下,我先去把头发吹干。”

 

龚俊愣愣的坐在窗边的椅子上,所有的丈二和尚在看到床头柜上自己的快递时,终于摸到了脑袋。

 

同类?莫不是……把他堂堂一个装b的alpha也当成了装b的omega吧~

 

张老师啊张老师

你这心也太大了吧!

身为一个野生的omega,你好歹有点基本的对危险的察觉意识吧!

怎么还唱上歌啦!你别太兴奋啊啊啊!

我……我可是对你有非分之想的!

我控制不住我自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张老师东西我拿走了你早点休息晚安!”

“嘭!!!”

 

龚俊最后的话音消失在关门声里,张哲瀚走卫生间,看着紧闭的房门有些怆然若失。

真是的,难道是我太兴奋吓到他了?

哎呀,好不容易遇到了同类omega,还没好好聊聊天呢,就把人吓跑了。

龚俊也不容易吧,听说之前拍的剧是跟货真价实的alpha合作的,一定吃了很多苦头吧~

嘤嘤嘤太可怜了,好歹自己之前合作的大多是beta,偶尔有alpha也大多有伴侣了。而且自己的身体很强壮,只要不是在发情期,徒手打到一两个alpha也是没问题的,就算打不过,自己跑也是跑得掉的。但是看龚俊清清瘦瘦(所以晒的肌肉图张老师是真的没看过)的样子……诶~处境一定很艰难吧。

没关系!以后有哥在,哥会保护你的。

(呵~)

 

另一边的龚老师可就更没那么舒心了,他洗了澡换了睡衣躺在床上,嘴巴里翻来覆去的数着羊,脑子里却满满的都是张哲瀚那双亮晶晶的眼睛,多情又甜蜜,几乎要将他腻死在那股白玉兰花香中了。

 

4

最近剧组的各项事宜都非常的和谐,主要是两位主演之间的氛围,简直不要太友爱好不好。

 

啥?

又开始发粮啦?


只见张哲瀚一脸郁闷加惆怅的盯着龚俊盒饭里的大鸡腿,再看看他自己的,只有半份儿凉拌小菠菜+两片水煮藕。

没办法,周子舒是个命不久矣的病痨子,书上写身无三两肉,衣服都挂不住。所以他只能把自己辛辛苦苦练出来又辛辛苦苦保持了这么久的肌肉全部都减掉。

要知道一个软软的omega要练出一身健美肌肉有多难啊!要保持住更是难上加难!如今却要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血汗付诸东流,一张小脸更丧了。

没办法,这就是要隐藏自己真正的第二性征的代价,要打疼的要命的抑制剂,要贴黏腻难受的阻隔贴,要拼命锻炼才能长肌肉,还要更多的去锻炼大腿的肌肉。因为omega要生育的原因,所以屁股总是要软一些、大一些,如果不好好锻炼,那用不着信息素啊腺体啊,看屁股也能看得出是个omega了。

可为什么也没见龚俊怎么锻炼啊,怎么他就肌肉线条保持的这么轻松呢?

 

龚俊看他苦着一张小脸咬牙切齿的嚼着无味的水煮藕片,有些心疼,却也有些期待。

心疼他顿顿吃不饱,还要拍高强度的打戏,偏生他为了坐实自己是货真价实的beta,还鲜少用替身!这样下去身体怎么吃得消嘛!

期待嘛……咳咳,就有些不轨的心思在了。因为张老师一身硬邦邦的肌肉抱在怀里虽然也能一解他相思之苦,但总觉得差点意思,如果这一身硬邦邦褪去,那香香软软的抱起来,会不会更加………

 

‘滴滴’

手机微信的声音打断了龚俊的思绪,解锁打开,是自家小助理发来的。

‘哥,拜托你收敛一下,你刚刚看张老师的眼神,好像要吃了人家一样!’

呵~我倒真的想把他一层一层剥开,然后吃干抹净。

‘瞎说啥大实话,去车上把冰箱里的苹果洗干净拿过来’

 

剧组的人又酸了,龚老师家里送来的苹果不是都吃完了吗?

怎么张老师每天都还吃着呢?

 

啥?

放饭了?

不吃了……

饱了……

剧组遇到同是装“B”的“O”的小伙伴好欢乐

rps abo 

我是一个没有心的磕人

我终于忍不住又下手了


龚俊 alpha 信息素味道梅子酒香  对外官宣是beta

张哲瀚  omega  信息素味道玉兰花香  对外官宣beta

 

这是一个装b的o以为找到了同为装b的o的小伙伴,没想到最后被吃干抹净的小甜文

渣攻,后追妻火葬场,最后he(暂定,但目测会被砸死)

 

 

1

“瀚哥,快递我放你床头柜上了,怎么跟之前买的牌子不一样呢?算了,你一会儿出来了我先给你打一针,然后……”

“我自己能搞定!快滚回去睡觉吧!罗里吧嗦快赶上田姐了。”

张哲瀚正泡着澡敷面膜,听到外面小助理朱朱走来走去似乎是在收拾东西,还有不停碎碎念的声音。

什么“不让人省心啊……”

什么“真不让人省心啊……”

什么“太不让人省心了……”

巴拉巴拉的……

 

听的张哲瀚眉毛一跳一跳的,又吼了一句“朱朱你要不困就留下陪我练一套军体拳吧!”

然后就听到了房门打开又关上的声音。

终于清静了……

可清净了不一会儿,外面又响起了“咚咚咚”的敲门声。

 

朱朱有他房间的房卡,要进来是绝对不可能敲门的,可都这个时间了,会是谁呢?

 

敲门声还在继续,张哲瀚赶忙收拾妥当,上身又套了件连帽衫,这才跑去开门。

 

“张老师,怎么这么久才开门?”

“龚老师?这么晚了,找我有事吗?”

 

他刚洗过澡,头发没来得及擦干,水滴顺着微卷的发梢滴落,站在门口的人呼吸陡然加重。

不知道为什么,张哲瀚总觉得今晚龚俊看他的眼神有些兴奋,让他感到些许的危险。

 

“我们俩的快递应该是拿错了,这个……”

龚俊把一箱已经打开的快递塞到张哲瀚怀里,眼看着那人因沐浴而嫣红的面颊迅速褪去了血色。

“……应该是张老师的吧。”

 

……………………

 

 

 

2

龚俊是个alpha,虽然肤白貌美了些,还演过在193的alpha怀里撒娇打诨的受,但他的的确确是个货真价实的alpha。只不过娱乐圈的小透明,顶着alpha的名头实在压力太大又不好出头,经纪公司就对外官宣他是个beta。

为了掩人耳目,龚俊必须时刻带着信息素阻隔贴,以防某个无法自制的瞬间,把自己给暴露了。

但是最近这段时间,他的信息素总是会莫名其妙的在失控的边缘试探,原本一天一个的阻隔贴,最近都要贴3个才能压制住他蠢蠢欲动的本能。

一定是那股玉兰花香在作祟,一定是……那天他在化妆间无意间嗅到的那股幽幽的玉兰花香……

 

恰好他的易感期快到了,如果是在家里,关好门窗,一块狗咬胶咬着疯上一天也就过去了。但是身在剧组,进度是一天也拖不得,算计着所剩无几的假期,前几周去上海参加活动请了两天假,过段时间回家给奶奶过生日还要请两天假,假期余额明显不足,只能靠抑制剂先压制一下了。

于是他让助理订购了抑制剂和阻隔贴,到的还挺快。可当他拆了箱子才发现,阻隔贴倒是没什么问题,但是这抑制剂根本不是他订购的那些,看英文说明,这分明是omega的抑制剂。

 

难倒剧组里竟然还藏了一个omega?而且还是一个未被标记的omega!

 

这个认知让龚俊alpha的天性产生了最原始最本能的冲动。

他打给助理,问他快递拿错的事情。

 

“拿错了?不会吧!难倒剧组里海友其他隐藏的alpha……对了,我去拿快递的时候碰到了小周也抱着一个差不多的箱子,会不会跟张老师………………”

 

张老师……张哲瀚……

难倒那天在化妆间……

 

那天说来也巧,张哲瀚正在录制剧组的备播物料,龚俊换好了衣服就拿了剧本,坐在镜头拍不到的角落里吹空调。那时他们两个刚结束一场戏,要准备当天晚上的大夜戏。

龚俊饰演的温客行简直是话痨中的话痨,台词比张哲瀚的周子舒多了近一半,所以每天都勤勤恳恳的啃剧本。可是现在,他竟有些莫名其妙的焦躁起来,鼻息间隐隐萦绕着一股轻轻浅浅的玉兰花香。

是谁换了香水吗?

这香味未免甜腻的些,也……勾人了些。

 

那边张哲瀚结束了拍摄,就慌慌张张跑到自己平时化妆的座位前翻找。

 

“张老师找什么呢?”

“龚俊?你在啊~我……没找什么……手机,手机忘在房车了。”

说完,就风一样的跑了出去。

 

龚俊耸耸肩,又用力的嗅了嗅,也许是张哲瀚跑出去时带起了风,那股甜腻腻的,挠得他心口发胀的玉兰花香也随着慢慢飘散了。

 

竟然是他?竟然真的是他!

那天起,龚俊不是没有怀疑过,但是张哲瀚精瘦的肌肉,和他超强的运动爆发力,几乎让他以为,这个人跟他一样,是个装b的alpha,没想到啊没想到,竟是一个隐藏的天大的惊喜。

 

 

未被标记的omega,而且这个omega就住在他的隔壁。龚俊的呼吸不觉有些粗重,Alpha的本能让他厌恶箱子里无辜的抑制剂。

抑制剂负面作用很大的好不好,有哪个omega的易感期是一个alpha解决不了的?要狗屁的抑制剂啊!!!

盐系大佬的糖🍬🍬🍬,总是来得猝不及防


生命中最偶然的事情


突然想到很久以前看到的一句话:世上没有偶然,只有必然。


FM彩排花絮更新




原来你是这样的洪天逸




知道你喜欢主动,但你这样真的好吗?知道你腿长,看把你哥吓的都暂停了!然而他竟然抱住了你的腿你俩私底下还解锁了啥?


关键是彩排这么敢上腿,正式上台了咋就没动静了呢?


看在万恶气球背后的脸颊吻上就不追究了~




以后有糖要当面发~不要暗戳戳的上腿🦵🦵🦵




ps:34你是不是有颗想受的💚💙


又ps:大家有没有发现,34接受采访时喜欢四处乱看,小眼神儿那个飘啊!破烂就淡定很多,一直盯着镜头。

我不会告诉你我磕了多少老糖




然后笑的像个傻瓜一样




洪天逸,你知道你看你哥的眼神是什么样子的吗?




林乐杰,你知道你暗戳戳撩34的样子是怎样的吗?




我们都知道哟~




感觉一天不看两个大宝贝就过不好一样~